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华人世界]神迷刚果河

发布日期:2021-09-18 11:26   来源:未知   阅读:

  上期节目我们说到杨树山在非洲买下了大片的森林,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可能有人要问了,像原始森林这样的资源说买就能买吗?事实上啊,虽然刚果河流域的大部分原始森林现在都不能再开发了,但不是所有的森林都不能开发,其中有一部分森林现在是可以有序开发利用的,杨树山要买的森林,就在这部分森林之中。

  而此时,马新高也正想找一个合作伙伴,和他共同投资,开发森林,他们在刚果金赤道线附近一个叫波隆巴的地区首先选中了一片热带雨林。

  杨树山:正好是找到他的家乡,就是波隆巴区那块,当时是151000公顷这块森林。后来我们就做了一个交割,办了所有的手续。

  此后,老杨又通过马新高在刚果金的其他地方购买了森林,并且在刚果金成立了一家森林公司,他和马新高分别占有不同比例的股份。

  马新高:首先杨先生很真诚,那么我们希望跟真诚的人合作,这是一个真正的好人,如果不是一个真正高素质的人就没有人愿意跟他合作,没有人愿意跟他在一起,觉得杨先生是一个非常好的人,95%就是非常好的人,那么百分之百就是上帝。

  在当地人的眼里,杨树山是他们的朋友,因为杨树山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增收的途径。不过,眼瞅着这森林是越来越值钱,老杨反倒高兴不起来了。

  刚果盆地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是班图人、苏丹人和俾格米人三大族系。其中,俾格米人被称为“世界上最矮小的人种”,他们的身高最高不超过1.5米,基本过着狩猎生活,平时男人捕获林中飞禽走兽,妇女们从事采集野果、树根和昆虫的劳动。他们的牙齿被锉得整整齐齐,原先是为了便于撕嚼兽肉,后来也成为一种美的标志。

  2006年,老杨开始小规模开发森林,而事实上,到了2005年,他才真正拥有了这片森林的开采权。

  杨树山:第一期给你砍伐是25年,你砍伐25年以后,再给你续一期,再续25年,50年以后这个森林收回为国有。

  对于森林的开发,当地政府一直有着严格的规定,为了资源的保护,森林必须有序地开发,比如每年开采的数量、树种需要申报批准,可开采树的直径,也有严格的限定。

  杨树山:我那块砍伐和那个生产能够给他们带来就业机会,他们能有些收入。每天工作的话,每天一个美元,一个月是30美元。

  然而,如此巨大的树木,如何才能运到外面去呢?没有去过热带雨林的人可能没有体会,在茂密的热带雨林里,人走道都很难,那些粗壮的大树要运出去,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有专用的大型机械设备,运输车辆才行,可是这些东西,加起来,又是一笔不小的投资。

  森林的开采,需要大型的机械设备,除此以外,道路运输也是问题,老杨买的森林在刚果金的赤道省,由于经济落后,这里的基础设施建设也相对薄弱,全省没有像样的公路,因此,木材砍伐下来,实现陆地运输几乎不可能。

  杨树山:开发这个林子一年生产五万立方米这个规模,大约需要投入人民币的话,美元吧,得两千万左右,就是从采伐到运输到加工,要两千万美元左右。

  在此之前,老杨除了购买森林,每年还要给当地政府交纳一定数额的森林税,从开始每公顷0.3美元到现在的每公顷1美元,陆陆续续,几乎花光了他身上所有的积蓄。

  杨树山:包括出差,没有旅差费,我要到非洲来没有旅差费,到这种程度,我要交税的时候,交森林税的时候,在紧张的时候没有交税的钱,就是朋友帮忙,或者是我借的高利贷,我一块钱的话我当时要还两块钱。

  老杨真的成了捧着金饭碗四处要饭的人, 2006年,林子更值钱了,因为国际木材的价格,一路攀升,而老杨却只能独自在这里苦苦的等待着。

  他急切的需要一个愿意和他一起来非洲创业发展的投资人,这个人又在哪里呢? 回到北京,老杨依然为投资森林的事情,四处奔波。

  杨树山:有时候我问我自己,我从年龄上,从我的经历上,原来我的职位上,你说落魄吧,也确实是落魄,原来是坐的奔驰,等我这几年我回去,打出租车,坐地铁,我还挤过公共汽车,我还办过一卡通。

  然而,谁会相信,一个天天挤公交车的人,会在国外,拥有50多万公顷的森林呢?

  杨树山:不相信有钱能够在非洲去买森林去,你买点钻石、买点黄金、买点什么东西不好,你买个森林放那儿块,看着玩。

  不过也有人相信杨树山可能真的在非洲有森林,于是,他们要求先到非洲看一看,如果真如老杨说得那样,就投资,老杨一听,财神来了,那还不得好好安排一下,于是,这些人就在老杨的安排下,去了非洲,而且专门到老杨的森林里做了一番考察。

  杨树山:看过的时候都很兴奋,回去以后就不了了之,所以我又搭了时间,实际上又伤我的感情,这个不是一次两次了,后来以后我就想了,你们谁去看去,看的话你不能随便看,至于合作的话你要有资金的投入,要打资金,要押到那一块。

  杨树山的这个要求看似有些不讲理,不过,为了避免自己少受些伤害,老杨也只能这么做,只是这样一来,愿给他投资的人怕真是众里难寻了。就在这个时候,经人介绍,老杨认识了申海平,老申是河北邯郸人,在家乡开铁矿,这些年挣了一些钱。两人一见面,杨树山立刻认定,此人正是他苦苦等待之人!

  杨树山:回来的路上,我当时就坚定了一个信心,我说我合作非那个申海平莫数,我就认为我们俩会合作成功。

  杨树山:我看他那个矿的管理上,我觉得有条不紊,井井有条的,他那个铁矿每天能够出矿石两三千吨,就是他现金流每天是60万到90万,这是一个,再一个就是他那个能够从到地下450米能够把铁矿石运上来,开采出来,我觉得这是很不简单。

  于是,老杨认准老申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和老申一起,一定能在非洲干出一番事业来。可是,老杨自己这么想,人家老申愿意去非洲投资吗? 老杨决定把老申叫到北京。

  杨树山:我说你对这个项目,对我这个人,你认可,或者是感兴趣,你就过来一趟。

  几天后,老杨和老申终于在北京见了面,老杨把自己的情况给老申作了介绍,并且告诉老申,现在有国家政策的支持,只要注入资金,这个事很快就会搞起来的。老申一听,又是激动,又是恐惧。 要说这是好事啊,老申恐惧个啥呢?

  申海平:因为我搞采矿,搞资源的,一提到资源我非常兴奋,这一点对我的吸引力非常大,但是呢又一方面呢,恐怖,压力非常大,加上国家的战乱,我们是一个外国人到非洲,给一枪就完蛋了,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我心里想不能去,是一个银行给我我也不能去拿,没拿到手里就死到那了,不行。

  这边儿老申犹豫不决,可是,那边儿,老杨就是坚信,他和老申一定能够合作起来。

  申海平:有说能干的,有支持的,现在你不要老考虑在国内,你就到国外闯一闯,尤其非洲的资源非常丰富,非洲的资源我们国家非常需要的,这个怕什么,上非洲的人太多太多了,现在非洲所有的国家都有中国人,他们敢去你有什么不敢去的。

  申海平:千万别去,可千万别去冒这个险,那个地方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流行病非常多。

  一翻讨论下来,申海平更加没了主意,去还是不去?翻来覆去,老申思想斗争了整整一个星期。

  申海平:我就一直睡不着觉,但是呢,你不去就完了嘛,你不去不谈这个事儿不就完了吗,但是对这资源性的东西,我又确实有诱惑力,所以说是进入非洲,还是不进入非洲,在这个期间,我整整大概一个礼拜没有休息好。

  杨树山:首先要有兴趣,再一个要有决心,要有吃苦,那个开拓这种精神。没有这种精神的话,也很难去做的,不是靠一时热情,是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赤道省省长:我们非常欢迎其他的中国企业家也能以杨树山为榜样,到我们省来投资,我们省有1200万人口,大家都缺水缺电,缺学校,缺医院,还有8000公里的公路需要修,这些都需要很多的商机,至于说投资的那些优惠条件,我们国家有一个投资法,根据这个投资法里边规定,所有的设备进来,就是作为投资需要的设备进来全部是免税的。

  申海平:到姆班达卡住那个地方,也是一个家庭小旅馆,也是两个人一张大床,头天我们还没有经验,没有挂蚊帐,整个一夜没有睡,浑身都气泡,那蚊子盯的都是,简直浑身没有个好的地方

  那天晚上,申海平被蚊子折腾了一宿!接着,他又在刚果河上,有了一次不寻常的经历,这一段,我们在上期节目节目的开始已经给大家讲过了,老申夜行刚果河,在河上漂了15个小时,中途船坏了几次不说,老申还差点掉到水里,险些送了性命,喂了刚果河里的食人鱼。

  其实自然环境的恶劣倒还在其次,当地的投资基础,也和申海平预先想象的不一样。

  看过了森林,老杨又带着老申来看码头,由于当地道路交通条件差,木材砍伐后,陆地运输几乎不可能,而靠河运,老申就必须在这里再建一个码头。这样一来,投资数额将远远超出他们预先的设计。

  以后公司怎么发展,我就提了几点意见,第一必须建三个基地,金沙萨总部,因为它是河运跟陆运的转折点,因为河运到金沙萨上岸,上岸然后陆运到港口,金沙萨这个总部必须功能比较齐全,一个是这个总经理负责协调刚果上下的各种关系,然后它的管理,森林采伐木班达卡的基地,还得有进出口公司的管理,加上陆地运输的车辆管理,储藏管理,必须得跟上。

  看来,杨树山、申海平他们要把这事做成,无论从资金的运作还是具体项目的操作,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这里我们也祝愿他们好梦成真。澳门六彩精准一肖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