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下载 >

绿色下载

微信互联互通实测:派系歧视仍在外部链接访问反而趋于收紧

发布日期:2021-10-02 17:01   来源:未知   阅读:

  互联网企业互相屏蔽、各自为战,以派系进行跑马圈地的“互不联网”时代,即将迎来终结了吗?

  9月13日,工信部回应了社会公众关切的互联网行业互联互通问题,要求有关即时通信软件自9月17日起必须按照合规标准接触屏蔽,对发现问题拒不整改的企业,将依法依规下架app并进行行政处罚,限制其开展互联网相关业务。

  毫无疑问,受到新政策影响深远的还是拥有12亿用户、DAU超10亿的腾讯旗下通讯社交产品微信。对此,腾讯方面表示有条件支持:“在以安全为底线的前提下,分阶段分步骤地实施(互联互通)。”

  那么,距离政策要求开放的17日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如今腾讯已经秉持着开放互通的态度,将微信的大门向互联网和用户敞开了吗?“互不联网”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了吗?

  我们通过对微信视频号、快手、B站、拼多多、抖音、淘宝等几个平台在微信私人聊天、群聊、朋友圈中的转发和跳转状况进行的测试,详细体验了腾讯在互联互通政策下的变化,并制作了如下表格:

  从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腾讯微信对其他平台的开放程度,仍然取决于派系与阵营。

  体验最好、生态融合最充分的是腾讯自家的短视频平台视频号,支持以直观的卡片形式分享到私聊、群聊、朋友圈,在使用的过程中不会出现需要链接跳转的状态;

  同样处于腾讯系的短视频平台快手,和中短视频平台B站,也支持以程序卡片的形式分享到私聊、群聊和朋友圈。如果是通过复制内容链接进行分享的话则会弹出安全警示,提示用户“该网页可能不是由微信提供,微信无法确保内容的安全性,如果要继续访问,请注意保护好个人信息”,点击“继续访问”之后,可跳转到应用内浏览器页面香港白小姐今晚开奖结果,用户也可以通过页面直接拉起对应app。

  抖音分享短视频到微信,和之前一样需要下载整段视频再发送到聊天窗口/朋友圈,或者像打暗号一样复制一段乱码,粘贴到聊天框,由好友复制到抖音app观看。现在微信支持打开抖音的短视频链接,不过也需要从安全警示页面二次跳转。浏览器页面可以拉起抖音app。

  淘宝分享宝贝到微信,同样仍需要复制乱码。互相屏蔽八年的链接终于解封,不过同样也需要在安全警示界面进行二次跳转,并且不支持从浏览器拉起淘宝app。

  通过实际测试不难发现,微信仅仅是解封了第三方app的链接功能,正式允许用户在微信中通过内置浏览器查看对应网页,将过去十年事件中先后封禁的众多互联网平台从小黑屋中放出。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虽然非腾讯系的App终于获得了通过浏览器链接与微信“互联互通”的资格,但微信也给浏览器跳转加上了一道“安全警示”的屏障,这是之前所没有的。

  并且,我们在9月24日的测试中发现,受到这一“礼遇”的不只是淘宝、抖音等第三方平台,就连跳转到中国政府网、工信部、中央网信办等政府官网,以及新华社、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网站,也同样会弹出安全警示,明显增加了用户在操作上的时间成本。

  腾讯将开放态度的保守归结于“以安全为底线”,不过这种论调却有很多网友不买账,认为在腾讯公关语境中,“安全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与此同时,腾讯客服官网也否认了安全说。针对“微信无法打开淘宝/天猫链接”,腾讯方面称,微信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有全面的安全防护能力。

  如果要给此前十年间因为“不安全”而被微信屏蔽的诸多平台之间找一个共同点的话,恐怕不是所谓的“不安全”,而是它们都动了腾讯的流量蛋糕。

  杀毒工具、游戏、社交、电商、出行、支付、音乐流媒体、新闻资讯、短视频、远程协作,被屏蔽的外链平台几乎已经可以勾勒出腾讯商业帝国版图的轮廓,甚至它们被封锁的时间都能折射出腾讯业务重心的转换时间线。

  同样是电商平台,阿里系就存在安全隐患被屏蔽,但腾讯系的拼多多顺势崛起之后,却让我们在微信感受到了被“砍一刀”式熟人社交绑架的恐惧。

  腾讯系游戏强制要求调取微信关系链,大众点评甚至曾经能够公开展示微信好友去过的酒店。而腾讯则多次公开宣称屏蔽抖音系因“字节跳动涉嫌盗取腾讯关系链”,字节跳动已经向深圳市南山区法院提起诉讼。2019年一场用户起诉抖音的案件中,法院也认定,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抖音未经用户授权获取用户微信好友关系。

  腾讯重视网络安全不假,但显然更多时候,腾讯只是使用“安全”作为理由,划出与其它平台之间的护城河,将微信12亿用户的流量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百度搜索曾经自诩是信息高速公路的收费站,手握海量的搜索流量。然而在所有的内容平台断开了与百度的联系之后,高速公路的尽头成为了一片荒芜,致使如今的BAT已变成AT两家独大。

  归根结底,在服务垂直细分化、精品化的当下,巨大的流量也不能保证100%浇灌出参天大树。在腾讯廉价流量加持下,腾讯微博没能战胜新浪微博,抖音也仍然从快手和微视的围追堵截中脱颖而出。

  事实证明,互联网领域也是一样,产品本身才是制胜的关键。百度的没落确实受到互联网行业孤立思想和流量为王思维的影响,但是百度的竞价排名摧毁了自己安身立命的搜索功能的公信力和用户体验,才是根本原因。腾讯限制竞争对手在微信平台的访问权限,也同样大大降低了微信作为通讯软件的根本使用体验。

  腾讯一味利用微信在即时通讯社交领域的优势地位,为竞争对手设置障碍,不一定会阻挡竞争对手的崛起,反而对于微信自身的使用体验造成的负面体验和观感是所有用户都能感受到的。

  在微信视频号、拼多多、美团等腾讯大力扶持的自家平台体验还有诸多问题的语境下,腾讯封堵抖音、淘宝的手段,和所谓“安全”的理由,就显得十分缺乏合理性。

  在如今反垄断的风口浪尖之上,在经济向内循环倾斜的时代背景下,作为国内互联网企业排头兵的腾讯借由安全之名,仍然在互联互通的大趋势下对利益和筹码依依不舍,为竞争对手设槛下绊,颇为没有企业风度之余,也不利于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健康良性发展。

  以腾讯为首的互联网巨头带起的流量之风,已经与网络诞生之初开放、分享的互联网精神背道而驰。

  并且不管腾讯愿不愿意,微信已然依靠全面的用户覆盖成为了中国互联网领域的基础设施,本身也需要担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正如中国移动不会屏蔽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来保证自身用户数量,微信也理应能够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中国移动”,成为联结用户和其他互联网平台的桥梁。

  更不要说,互联网平台的互联互通,对于腾讯和微信来说,可能利大于弊。在微信将社交平台的大门敞开的同时,抖音、淘宝的短视频、电商流量也会无阻碍地汇聚向微信。过去各平台还需要各自搭建交流平台,未来外链屏蔽解除之后,则都有望回流到微信,有助于腾讯继续构筑自己的私域流量池。

  综上所述,目前腾讯虽然已经着手解除外链屏蔽,却仍然对非腾讯系app进行区别对待,仅开放了链接浏览功能,将流量圈禁在微信生态内,并且用安全警告页面强制要求非腾讯平台链接进行二次跳转,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用户体验,可以看出腾讯还没有彻底放弃利用微信流量进行商业竞争的手段。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盈利和市值上已经跻身国际第一梯队的腾讯,仍然很难获得国内用户的完全尊重。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